第 4 部分阅读
    她也面對我!彼此毫無顧忌的欣賞對方的身體!!

    她的奶子相當大!臀部也很豐滿,就是太矮了點~我的眼神看著她,手大膽的搓起我的雞巴!

    她很配合的雙手撫摸著自己的奶子!!我真的很想衝過去幹她!但又怕嚇到她……。我看見她把一隻腳抬起踩在浴間里的椅子上,手指稍微開一下路~~便開始捅她自己的穴!

    我興奮的加快手的動做……第一次有女人在我面前自慰……好刺激!!!!

    她發出呻吟聲!似乎很渴望我上她!果然,她背對著我雙手扶牆……她的雙腿張開把陰戶對著我~~

    用手撥開!然后回頭看我!此時的我在也忍不住了!!我走過去……拇指按住她的屁眼!!把我火熱的雞巴插進她的穴里,瘋狂的幹她!

    她的穴很溼,加上生過小孩有點寬鬆……但第一次跟女人這樣做愛!快感還是很強烈!

    我一邊幹,手也捏擠她的大奶子~~喔!!真是爽!

    她前后搖動她的屁股迎合我的動作!!叫聲非常淫蕩!!她似乎也被我幹的快高潮的樣子~~

    啊!!一時太投入!有股強烈的快感衝進腦門!!

    啊~~~~她叫的很大聲好像也到了!!

    我的雞巴一陣又一陣的收縮來不及拔出來便全射在她的穴里了~~

    射精后我插在穴里約3分鐘,倆人不停的喘氣~~我抽出我的雞巴上面沾滿了精液還有她的淫液~~她居然把它舔乾淨。

    事后,交換了電話!倆人便分頭回家了!!

    上海易中办公采购网。ezhon。net——华东办公用品采购第一站

    t》

    PostedBy:kudzuonboard-sexstory-

    Title:'转贴'盗摄激写镜头3上一页下一页

    Date:ThuMar721:43:581996

    盗摄激写镜头〔三〕-湘南海边,放纵在肉欲的快乐中!

    湘南海岸有太多处女危险之陷阱,应濑洋子十九岁,东京都,服饰专门学校。

    这是今年五月最后的礼拜天所发生的事。我和高中时代的死党,小美二个人

    到湘南海岸。到东京已二个月了,还交不到男朋友,故这次到湘南海岸一游,也

    满怀希望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既没男人,又没车子,真没出息”

    二人一边抱怨一边搭车,到达目的地时已中午十一点了。可能因还是五月,

    故海岸边,戏水的人少的可怜,我们坐在海边看海,没多久竟也厌烦起来了。这

    时突然从后响起了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打那儿来的?”

    一转身,是个年约廿出头,穿着泳衣的年轻女人。没想到竟是个女人来搭讪

    ,但看起来还颇讨人喜欢的,就没有什么戒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东京来的,二个月前从山朵上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美突然抢话说,

    “以为到了东京会有什么好事情,结果什么也没有。到湘南海岸来也没有什

    么好事,真没趣“

    那女人一听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海边来,还包的紧紧的当然没好事,若你们跟我来,包有好事”

    她抓着我们的手,似乎要到那儿去,因实在太无聊,就跟着她一并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约五分钟,到了一条没人烟的小路。那里有辆白色轿车停着,穿泳衣的

    女人朝车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欧里桑,有不错的女孩也!”

    从车子窗内伸出了一只手,似乎向我们招着叫我们快点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,很有钱,人又好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女人快步的走去,到车旁时,从车中走出了穿着整齐约五十岁左右

    的男性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微笑的向我们打招呼后,望向泳衣的女人。那女人点一点头,以轻

    描淡写的口吻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欧里桑希望能看你们的‘那里。若你们肯的话,则一人给三千元”

    “咦-我才不要呢”

    小美露出不悦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摸,也不会舐。只要你们把脚张就可以了。这个欧里桑是个老板,

    有太太也有小孩,他只要看就心满意足的,你们大可放心,对不对?欧里桑?“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还是微笑着,灰白色的头发,乱酷的,长的也蛮帅的,为什么愿

    意花三千元看女人的那里?着实叫我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喂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美小声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要给他看那里也”

    “只看一下就三千元也!而且我看他人蛮好似的,应该不会有什么吧”

    穿泳衣的女人插话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年代你们还真是罕见的清纯,到这田地还没一个女孩不让他看的呢”

    小美对这句话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是要怎样给看呢?”

    “来,上车”

    不要我有阻止的时间,小美已钻进车子中了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是你罗,先看着吧!”

    我和泳衣的女人站在车旁,透过窗子静观车内的二人。小美坐到助手席后脱

    掉鞋子,把脚放在椅子上朝向欧里桑。穿着圆长裙的小美,将裙子拉高到膝盖上

    ,并将两腿张开,欧里桑还在微笑着,突然欧里桑张口说了什么,只见小美红着

    脸开始脱△裤,褪至膝盖时,欧里桑以手式示意她停止,因双腿在椅子上,故不

    必全脱,就看的一清二楚了,欧里桑把头低下钻进了小美双腿之间,很仔细的在

    看。

    突然,穿泳衣的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令我吓了跳。

    “你湿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啊”

    “不必害臊,我也湿了,不过,那女孩好像很有经验,就只是被看,就已经

    开始扭动腰了,一付想要的不得了的样子“

    确实,小美把腰抬高,尽其可能的将腿张开,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,应‘吃-过不少男人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乱说”

    “还说,若是处女怎么可能扭腰呢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?难道你说你是处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没做过?”

    我轻轻点了点头,因是真的。小美和同班同学交往了二年,好像也上过床,

    我曾和大我一岁的学长交往三个月左右,但也只有亲嘴而已……。

    “咦-,真的,嗯-”

    那女人好像真的很敬佩似的。

    小美钻进车子约十五分钟了,突然车门开了,小美红着脸下了车,把手放在

    裙子内,走向我并在我耳旁

    “全湿透了,真棒”

    说着,裙子口袋内拿出三千元的钞票。

    “这次该你了,只是看而已,没关系的”

    小美拍了拍我肩膀,穿泳衣的女人在欧里桑的耳边说悄悄话。不久,女人回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“因你是处女所以欧里桑出九千元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处女?”

    小美看着我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”

    我有点生气,并顺势快步走向轿车。车门打开了,只听见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,还是这么可爱的处女,真令人意外”

    处女,处女的,好像稀有动物似的,我真有点气恼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看喔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你的朋友也是啊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面向我把脚张开坐着,并脱下裤子好吗?”

    我穿着牛仔短裙。

    欧里桑若无其事的说着,若不利落点,反会被嘲笑,我马上把手朝向内裤,

    但终究有丝羞怯,手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脱至膝盖就好”

    欧里桑用坚定的口吻说着,只好一口气把内裤脱了,因是坐着,所以一览无

    遗,我害羞的不能自主……。

    欧里桑非常专注的看着我那里,一动也不动,好像过了五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“真的,好美喔,活到这把年纪,还没看过处女的阴部,真的,真令我感动

    “

    欧里桑的脸越靠越近,近到他的呼气都能感觉的到,虽约定不能碰,但这么

    近的被观察着,我,不禁也开始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-,处女还真的是粉红色”

    “也真的没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欧里桑自顾自的说一堆话。我明显的知道自己湿了,那里的内侧一阵阵的热

    了起来,意识也模糊了……。

    “咦?湿了也!爱液也出来了”

    欧里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我再出六千元,你把花瓣打开给我看好吗?”

    我虽是处女,现在却有一股冲动要欧里桑尽情的搅,便依他的话,用手指将

    那里打开,手指滑了一下,让我知道比想像以上还要湿。

    “哇-真漂亮,我那老婆比都不能比”

    欧里桑似乎更兴奋了,真令我觉得他就要一口吃过来般的,闪亮的他的双眼

    ,我已经是湿的要滴到大腿了。

    “我,不行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行了?”

    “我全身都没力气了”

    “这是,想要吗?”

    “想要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要东西放进这湿透了的阴部呢?”

    “谁,谁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碰你,我不会毁约,但我们可以订新的契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九千加六千是一万五千,乘以十倍,十五万,怎么样?把处女给我好吗?

    “

    要是平时,早就把骂肩了,但那里热的不能自主,我顺从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,可以喔!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欧里桑用手抱住了我的肩膀,想想这还是他第一次碰我,但可能那里全被他

    看光了,所以也不觉得陌生了,心中涌出了喜悦感。欧里桑的嘴唇盖了上来,我

    全身已无力气,闭上双眼,全交给了他。毕竟是中年男人,很执着的吻,马上把

    舌伸入了我的口中,并用力的吸吮着我的舌头。然后欧里桑的手从我的T恤上抚

    摸着胸部,汗浸透了白色的T恤,连胸罩也透明了,欧里桑又显出高兴的脸庞,

    用左手尽情的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胸部没被揉搓过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欧里桑更高兴了,然后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个也没看过把!”

    他用手指着裤裆间。

    “好-让你看,对了,你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来”

    说罢便以眼神催促着,这时的我已失去了理智,我将手伸向欧里桑的裤裆间

    ,一抓,是那么硬,那么大……

    我慢慢的拉下了拉链,由内裤内将欧里桑的阳具掏了出来,我只看过婴儿的

    阳具,所以看到那黑黝黝的东西,不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好,这次该我了”

    欧里桑突然把我的脚用力张开。

    “哇-比刚才更湿了”

    说着,欧里桑开始舐我的阴部,因这姿势好像要尿尿的样子,我的脸红到了

    耳根,但是,好舒服喔……

    “滋,滋……”

    欧里桑好像很好吃的般在吸吮着我的“果汁”。他把舌头卷直,在阴道口内

    进进出出,并舐着肛门口,真爽的不可言喻。十多分钟后,欧里桑从我的那□抬

    起头来问。

    “心理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并把我的T恤脱掉,解掉了胸罩。

    “乳头也是粉红色的”

    欧里桑也一口气把衬衫、裤子、内裤脱掉,一丝不挂的,比想像中还结实,

    更叫我心动,他把椅子摆平,骑到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由唇、颈、胸……欧里桑发出声音舐着我全身,后把裙子掀起。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我慌乱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穿着裙子也!”

    “不,我喜欢这种裙子,我喜欢掀着裙子做,我受不了了,我要进去了”

    欧里桑粗硬的东西碰触着我花瓣的入口,终于来了,但,那瞬间,一阵激烈

    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痛,好痛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第一次嘛,忍耐点”

    欧里桑缓缓的冲进来,粗大火热的东西完全的被包了进去。不知是痛还是热

    ,我死命的抱紧欧里桑,突然,欧里桑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呻吟了一声,他把阳具拔了出来。白色液体飞洒在颈部、胸部,有二、三滴

    飞到了唇边,我无意识了舐了舐,有点腥臭味。欧里桑从我身上回到坐椅上,用

    面纸擦拭着自己的东西,我看着自己的下半身,惊愣不已,在大腿及裙子竟是血

    滴斑斑。

    “看到这种情形,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坏事似的。可是,你要知道每个人

    都是这样的“

    欧里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,并拿了纸和笔给我。

    “写上你户头帐号,明天内我会汇钱进去的”

    穿上内裤,不由得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,顿时心情很沉闷,这时听见有

    人敲门声。是小美。下车后我紧抱着小美,我们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一直的在哭。

    突然身后有引擎声,回头看时,那女人从车内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待会和欧里桑做爱呢”

    车子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我用海水将沾了血迹的裙子及脚洗了之后,和小美搭电车回家。

    那晚,小美住在我处,两人通宵达旦的喝着闷酒,一心想要忘却今天那件不

    该做的事,喝着喝着,我们倒头大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,到银行打出残余金额时,有笔十五万元已经汇进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”内心这么叫着的我,是否是个恶女呢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**

    ‖

    ┌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┐│││纵欲娇娃│││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┘

    女主角:邱秋瑛

    男主角:史东

    内容:本剧情是忆一位正处狼虎之年的女人,于年轻时因家境困苦,及在爱慕虚荣且生理早熟之下,因而自甘堕落于肉欲中的一段回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我名字叫邱秋瑛,是一生长在乡下且保守女孩,家父早死,全重□全落母亲一人,家姐妹众多,我是排行姐妹中老么,下尚有一个弟弟,小时候生活困苦,我于比其同年龄的女孩早熟了一些,且时常看到姐姐与姐夫间作爱的情形,在加上我上课的付近多娼妓寮,下课经过时也经常看到男女作爱的精彩动作,又因好奇,也常偷看大人们作爱的情形,于是在国中二年级时与一大我一年的学长发生了性关系,于是从之后在这长期的淫华的日子里,我确是已走向坠落了。一种早熟的坠落,再添上环境肉欲的诱惑,使我完全消失了别善恶的能力。也许上帝曾赋予人们这种智慧。所以一旦我天赋的良智醒觉时。我痛恨极了,愆虑与羞惭极了。我痛恨自己淫荡得太厉害了。我愁虑自己往日的空无所有。

    于是在一番肉欲与理智的互战下,我决定改变已往放荡的生活,我要继续完成我的学业。

    在一个细雨飘飘的中午,整理了一些日用品,留下一封信给沉溺肉欲的母亲,说明我今后的打算与去向,就此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我长期住在中坜一家旅馆,这家馆倒是很清静。一切的服务使我满意,高兴使自己能有一个清静的机会,时间一天天,一月月……过去。

    在某一天的早晨。一阵乱繁的脚步声将我从睡梦弄醒,这是我自搬进来后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杂声。我好奇的推开门叫来待者问道:“有新搬来的客人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可能不知道,这楼上八号房住了一位黑人,专与人补习英文的。”侍者笑答。

    “啊!是位美国黑人,给人补习英文的,那可真太好了。我正想补习,因找不到教授在恼烦著呢?”“是啊!这位黑人也真奇怪,从前每天只教一个,多了就不教,而且还只女性,听说是免费教授呢!”待者好像很得意,对这位黑人保持著相当兴趣。

    “今天好像不止一个,似乎很杂”我有点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,听说他这个月收了四个女生,今天说行什么结业典礼。”待者因为没读过什么书,所以什么结业、开学之类的,总有点莫明其妙,所以,“啊!我知道了,谢谢你!”我准备走进房去,“我看小姐一人,现在可赚大钱了?”侍者以一种很羡慕的口吻说著,就走了。

    见侍者走后,便匆匆梳洗一遍,在餐厅随便的吃了点点心,就准备拜访黑人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五楼的房间全空著,仅只黑人一个住八号房,走到门口,见门未上锁,正想踏进门,一种非常熟悉的味道冲进鼻子,一片离乱的衣服横陈地上,使我心中不由一怔,暗暗没想到,“难道这位黑人老师,是在以教书为饵,而做出那种不可告人的勾当来吗?”我的理智与肉欲又在交战了,到底是立刻回房?还是到里面去看个究竟?我伫立良久不能作一决定。

    一想到黑人,使我联想那黑黝黝的高大身材,那满身带有骚味的气息,那黑得发亮的毛臂,更有那黑长的大阳具,与那超人一般的性感……就像动物园里的大黑猿,野蛮中带著刺激,饥渴中更显出力量。

    我的理智与好奇在激起欲念中失败了,我又如忘记了一切,轻手轻脚走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“啊!老师……亲爱的老师……弟子求饶了……饶饶弟子吧……珍珍在等著呢……她浪得不得了了……。”这曾经是我整日叫喊的声音,现在又于内房中传出,好像比自己叫的更诱惑。

    我伸头朝内一望,真是新奇不同凡响,只见四位如花似玉的年青少女,全赤裸裸的一丝不挂,一个又高又大的黑人,下面的阳具是粗大无比,平仰在一张床上。一位少女正骑马蹲式的狼命将自己一个红嫩穴在上下不停的填弄套,一付极浪的形态,真是淫态毕露。

    另一位肥肥的少女坐在床头,八字分开著两条大腿,让一个小穴张得大大的,那黑人正用长满黑毛的手,在掘呀掘呀,就如黑毛刷一样的掘得她一身浪肉抖颤不已,嘴里尚“渍渍”的哼。

    在黑人头上还蹲著一个女人,黑人张嘴伸出一根大舌尖,在没命的舐著,只舐得那少女淫水直流,白嫩屁股摇幌不停。

    尚有一位少女不闲著伫在床下,狠命抱著黑人的一只毛脚,在穴心上乱摩著。嘴里还在浪叫著:“老师……亲爱的老师……我们十二万分的感激你……你指导了我们真正的学问,我们要永远在你指导下……努力学习……受你磨练。”

    “啊!真美……救命的老师……你这枝伟大的笔……也写下了我生命上宝贵的一章……。”那套插的少女极度兴奋的说了这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永远想念伟大的老师啊!你性感舌尖曾说出许多动人的故事,如今你确默默无语著,更告诉我尊师重道的教诲,这一切的一切啊,将命我终身难忘。”

    那位被舐的少女朗诗般的说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黑人老师啊!作家的手执笔奔放,由你的手,可改出极佳的文章,如今你……用心的改吧,尽情的挑著,掘出我的文思,让我也能作出热情的文章!”那位肥肥的少女,将穴一幌幌的磨著说,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泄,也真如写文章似的,流满了一枕头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神,早日的一丝理晶之苗,如今似逢狂风暴雨般的被吹跑一乾二净,本为可安心向上的一个心,如今被逗得淫乱饥渴,急不及待,一只手不由自插进湿热的穴缝里。

    在这位黑人轮流的干、舐、踢、磨之下,那四位得意高足,真是舒服痛快得个个浪抖。

    嘴里不停哼著,每个从第一种水,一直流尽第三种淫水,才于黑人尽倩玩弄作乐下,软娇无力的安睡了。

    怎能忍受这种诱惑,即使我是从未尝鲜的嫩穴也看得惑性大发,跃跃欲试而况我曾是一性欲特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种已往高度快感如潮涌进心头,浑身烫热确实难过,许久未尝的此时涨热无比,阴唇颤抖不已缝里似人泪滴,而喉头奇乾。

    那些尽欢的少女与黑人老师,他鸡巴虽软下但还是如此美,龟头圆润阴毛联到肚皮,黑黝黝一片除了黑与亮,什么都看不见似的。

    我爱黑色,渴望黑暗临降,黑色天地才是人生最高境界。唯有黑幕笼照才是生命活跃的开始。

    最初也是在黑夜享受著性的滋润,若醉若狂亦于黑夜、黑、黑、黑……在整个思想笼照一片黑色的诱惑,黑色冲动,黑色渴望,黑色奔放……。

    不顾一切的脱光衣服来到床前,一手将那黑鸡巴握个正著一嘴含住、咬、舐……突的鸡巴似铁一般硬起,黑人老师亦被激动的欲念给撩逗的性欲醒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见我先是一怔,继而明著过来的将我抱住,由头至脚的打量,我一身细皮白肉是那样美而高贵,高誓乳峰柔软光滑,圆屁股白里透红,红里带水。

    腿是这么的匀称,白嫩酥胸,脸蜜红晕迷人,似花赛玉,更有一座高凸丰满的阴户……。

    “你真美,早已注意,今真是想不到。”黑人紧拥著狠命的给了一个长吻。

    “啊!天啊!你真是伟大的老师,多爱你身上所发出的气味”一股黑人身上特有的骚味,打心底的使人骚起,够味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也称我老师,当不起!”他一面用手摸揉酥胸一面笑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慕名而来的。”我解释著。

    “既是诚意,那我们就正正方方的上课吧!”他说著就将我放下作出要穿裤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啊!亲爱的老师,这不也学习?何况得先缴学费不是吗?”我抱住他两腿,用大屁股在他身上扭动。

    “你很会说,但我是免费教授。”他挺起阳具在屁股上贴著,震烫得我是浑身的发浪,骚痒的穴呀呀呀……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缴学费的,算作见面礼如何啊?”我试著坐骑在他身上,他□将我按在床上,整个身子压下,直压得喘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,你送礼,我送汤,两不相欠”的阳具准向小穴而来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压得太紧吃不消的。”我移动屁股。

    “压越重越好,穴压扁了,鸡巴压断了,就叫连环句廉枪,在里一勾勾的,小穴才止痒啊!”我听了哈哈大笑,他将我一抱,屁股一挺:“刚才玩得不过瘾,我最爱压浪肉,你细皮白肉的,真痛快,可要好好抬架啊!”

    “来吧!亲爱的老师,学生可是训练来的,请使出绝招吧!”我迫不及待的说。

    黑人老师鸡巴在穴口上磨擦著,骚水朝下是直滴,我嗯哼的浪叫著,他笑笑的嗯了一声,粗黑鸡巴干插进一半,浑身立感一麻,这粗大的鸡巴真令人吃不消。

    他再微微笑的嗯啊的将尽根鸡巴插入,直抵穴心,我是又怕又喜的。

    怕是他尚未狠干已抵子宫,如狠起来怕不干穿?喜的是多久未尝滋味,如今一根特大号,等于中了特奖。

    试著扭转屁股,并无甚阻碍,还一下下的磨到穴心,好不痛快,浪叫著:“啊!亲亲……我的黑老师……干穴的老师……学生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哼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见我高兴浪叫,就用大龟头在穴壁上磨擦,上勾下冲,一身浪肉混混动著叫道:“哎唷……痒死了……穴痒……死了……救命的老师……快……别磨……快干……重重的干小穴要你……重重……干……。”

    高举双腿,而双手紧搂脖子,屁股转动得更厉害,穴心亦配合他龟头的揉擦:“啊……好……你真有一套……被你弄得……痛快……我要猛干了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好啊……。“

    他加快了速度,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,两个卵蜜蛋敲打著屁股还不时打在屁眼上,美、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真是美……极了……弟子……穴可舒服……上了天啦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唷……痛快死……了……真……会插……每下都叫我发浪……啊……我爱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我愈动愈浪,粉颊泛起两朵彩霞,神情淫荡,渐渐狂野著魔似娇哭,嘴里浪喊著:“唔唔……天啊……妈呀……美死人了……好……老师……舒服……

    ……啊……嗯哼……干死了……小穴被干死了……啊……。“

    黑人老师被荡声引发性起,猛把阳具顶下,大龟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转的。

    “啊唷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舒服极……要丢了……快狠狠……干……

    ……亲祖宗……快转……猛力磨……丢……要……丢了……再转……快磨……

    丢了……。“

    我将阴壁收缩紧密,一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黑人老师发寒的抖颤,也将热辣辣的精液,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。

    双双的进入极乐后,黑人老师紧抱著双奶不愿松手,鸡巴在穴里跳跳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来打野食的把老师弄得不想动弹,简直抢姐妹们的饭吗?”

    老黑与我怔了,原来四个女孩早伏于床边,看我与老黑死去活来的干,直到完事,她们又异口同声的喊著。

    在此情况下,我羞惭的将黑老一推,翻身衣裤拾起的朝楼下跑去,幸楼下此时无有人行走,不然赤裸裸的我,原形毕露羞态万千叫人好看吗?

    我全速的冲入房里,猛力的关上门,狠狠的洗一身的淫水和骚味,软绵无力的倚睡床上不知何时朦朦胧胧的沉睡下……。

    醒时已夜深人静,寂寞街灯照著落寞近乎变态的人儿,回想已往,想到白天与黑老师的一幕,无言的自责,尚有何言?

    一纯良少女因好奇冲动而踏进肉欲而一变再变成为浪荡淫妇,人欲横流是漫无止境的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曾多次欲跳出,但许是自信过头,确反而陷得更深更深,期望力量的挥发抗拒,然而,反显得软弱无能……该如何?……荡吧……尽情的……忍耐吧……无比的忍吗……?

    与黑老几次的交往后,不得不撤兵的地步,是因那几位学生情人对我的仇视,将我看成天字第一号的敌人,并警告我如缠著他不放,她们将毁容以答报我这“程咬金”。

    这倒止住我的淫荡,只得悄悄的搬离那家旅社,暂避她们的,唉!怨什么呢?!

    也许是认为已享受欲望之满足,也许有人以为享尽人生的一切一列,但在肉欲之催残下,难道就如此的混过一生?。在荡淫的生活里,垂等著衰老的降临?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【全本完】
读书《《不良少女日记》》请上经典小说网http://www.pmi2000.com,记得分享哦!!!


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