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物在人亡情何堪-金童倩女txt全集小说下载-武侠小说-经典小说网 - 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
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物在人亡情何堪
    正有意要跟张茜倩同往钢索,突听“崩”地一声脆响,那刚才连接起来的钢索,竟忽然折断。

    二人齐都吃了一惊,不约而同地从地上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张茜倩叫道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心里最急又和丈夫罗天赐分隔两峰,再要相逢,又不知要费多少气力,心中急燥之情,自然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但她们方在惊惶,却听身后有人放声长笑,说道:“不要急,那钢索已无用处,不弄断它,留看则甚?”

    二人猛回头,却见突岩边并肩含笑立著两个人,其中一人是银发长衫的老人,另一个正是罗天赐。

    张茜倩大喜,奔过来搂住罗天赐,叫道:“赐哥哥,原来钢索是你弄断的?”

    罗天赐笑道:“孤独老前辈的意思,断索复合,已应了他们的誓言,从此决定搬过这边居住,所以再也用不著那根钢索了。”

    张茜倩叫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,原该这样才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只顾谈话,却不闻那一对老怪人出声,张茜倩偶尔回头,见那位孤独君站在老妇身边,似要开口,又似不好意思,神情竟十二分尴尬,孤独女人却沉著脸,忸过头去,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那情景,不像是年过半百的老夫妻,倒像刚相识的年轻男女,喜悦之中,又有些羞涩和胆怯。

    孤独君试了好几次,终觉没有勇气再说什么,恰好也回转头来,向罗天赐和张茜倩耸耸肩头,做了个无可奈何的鬼脸。

    罗天赐推推爱妻,悄声道:“茜倩,这件事还得你过去帮帮忙,劝劝她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张茜倩“噗嗤”一笑,道:“他们自己的事,还须自己解决,旁人是帮不了忙的,走!咱们到那边树下去避一避,包准一会就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赐想想有理,于是不理会孤独君夫妇,小两口儿手拉著手,向数丈外一棵树荫下走去。

    孤独女人忽然急促地叫道:“茜倩,不许走开……。”

    张茜倩并不害怕,只是笑道:“我们一会儿就回来,前辈夫妇重圆,正该详细诉一诉……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著急地道:“叫你快回来,不许走开,我跟他没有什么可诉的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赐也笑道:“老前辈虽没什么可诉,我们夫妻历经艰险,好容易团聚一起,正有许多话要私下里谈谈哩,失陪!失陪!”

    孤独君也急道:“好呀,小子!我的两粒解药,难道白给你吃了,这点忙,也不肯帮……”

    但罗天赐仅只笑著,并不回答,缓缓已和张茜倩走了很远。

    孤独君一跺脚,道:“好个见色忘义的小子,有了老婆,就不顾报恩了。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听了这话,忽然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孤独君尉迟非道:“你哼什么?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怒目答道:“你管得了我吗?我爱哼,就要哼,哼!哼!哼!”

    尉迟非反倒笑起来。

    孤独女人叱道: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尉迟非道:“咦!你又能当得了我笑吗我爱笑就笑,哈!哈!哈!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向地上啐了一口,道:“呸,不要脸,故意找话跟人家搭讪。”

    尉迟非道:“是你先向我开口,又不是我先向你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话啦?臭美!有本事,就不要过钢索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领,就不该叫那女娃儿荡-鞑过对崖来请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来请你?”孤独女人气得两眼圆睁,不由自主的转过身子来。

    尉迟非趁机跨前一步,笑道:“正是你叫她来请我的,要不然,我怎会跑到这边来?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叫道:“走!咱们去问问她,茜倩!茜倩!”

    尉迟非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道:“去就去!我又不是胡说的,难道怕对证?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手腕被他捏住,心里不禁一阵狂跳,刹时脸上红得好像涂了胭脂,但这滋味已有二十八年未能享到,此际突然重温,竟有些舍不得摔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停了脚步,相互对望一眼。尉迟非眼中竟如梦似痴般。流露著渴念和兴奋的光芒,好像包含著无数鸡以倾吐的情意。

    孤独女人顿觉那积存了二十八年的怒气,在这刹那之间,竟消失得一干二净,不觉缓缓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两个身体,渐渐的移靠在一起,这时侯,他们心中只有无限悔意,以及那多年未曾有过的安祥和满足。

    尉迟非的手臂,柔情地绕在她的头颈间,而孤独女人也情不自禁,环抱著他的腰际,他们虽都已年过半百的老人,可是,此刻心中那熊熊的情焰,竟不在任何年轻男女之下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灿烂的黄金色柔辉,布洒在岭头,岩边,以及岩上那相拥而立的老人身上……他们突然觉得像年轻了几十年,时光倒移,又重回当年柔情似海,盟誓如山的温馨年月……许久,许久……时间在沉静中缓缓流过……突然””

    数丈外大树之下,传来一阵笑声,叫道:“老前辈,现在还要我们帮什么忙不要呀?”

    两个老年人吃了一惊,孤独女人连忙推开尉迟非,低声道:“都是你,动手动脚的,叫人家年轻人见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和张茜倩摇手含笑走来,张茜倩笑著道:“赐哥哥,我说的吧?你不信,现在看著。

    罗天赐道:“看什么!我们性命俱是二位老前辈所赐,还不过去拜谢救命大恩,尽顾说笑怎么行!”

    拉著茜倩,向孤独君夫妇跪倒,恭恭敬敬,叩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尉迟非和孤独女人慌忙扶住,道:“千万不要这样,我们夫妻反目二十八年,今天若非你们,也许今生今世,永无重圆之期,算起来,你们才是我们老两口儿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拱手道:“老前辈武林泰斗,晚辈身负重伤,若非老前辈成全,只怕早已变成废人了,这个大恩,是必要谢谢的。”

    尉迟非笑道:“提起负伤的事,老夫倒记起来了,咱们老两口身受二位盛情,无以为报,这点小东西,就权充老夫一些薄礼吧!”

    他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只药瓶?一把小针,以及一-特制的厚垫手套,一并递给罗天赐,又慎重地说道:“这就是老夫师门不传之秘的梭罗神针,老夫感念盛情,破例传你一人,你要依我三件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赐连忙跪下,道:“晚辈谨遵老前辈训诲。”

    尉迟非道:“老夫因闻铁面乌爪,竟然炼成我门中不传之秘梭罗神针,本应亲自去会会他,查访他伦学绝艺的由来,但一则久隐深山,心情淡泊,二则此处天险绝地,咱们也不愿轻离,你虽不是我门中人,但我把神针传你,正是要你代为追查出那铁面乌爪从何处偷学来的,这是第一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道:“晚辈决尽全力歼除铁面乌爪一党,代老前辈查出神针外泄的原故。”

    尉迟非点点头,又说道:“这神针乃是天下最难化解的毒针,若无本门解药,任他武功再高,也在一个对时之内变为废人,你虽然得到这些毒针,但除非万不得已,遇到十恶不赦的大恶人,轻易不可使用,这是第二件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应道:“晚辈遵命。”

    尉迟非又指那付手套说,道:“这付手套专为收取梭罗神针而制,假如你再遇铁面乌爪,只消带上这付手套。便可硬接他发出的毒针,不畏受伤,但我师门也只传下一付,你在使用过后,除了那铁面乌爪,这付手套,务必要携来还我,这就是第三件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一一应允,拜谢了尉迟非,便欲和张茜倩告辞。

    孤独女人忽然插口道:“且慢,老头子有家传宝贝,总算说了你这小子,我老婆子也要传给茜倩几手,聊表一些微意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忙道:“我们能够重会,也是老前辈们所赐,谢字如何敢当。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道:“你别管,难道你们男人家有宝贝,咱们女人家就没有绝技了吗?你们暂时不许走,从明天开始,我老婆子自然另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望望张茜倩,不禁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尉迟非笑道:“你们不可固执,多留些时,自有想不到的好处呢。”

    罗天赐只好和张茜倩留下来,好在这山洞甚深,两对夫妇,足可安息得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孤独女人慎重其事的捧出一柄尺许长的短剑,向张茜倩说道:“我见你体内潜隐著先天阴毒,本不是习武之人,但你居然对内外武学已稍具基础,不知是不是修习过六阴神功的原故?”

    张茜倩吃了一惊,忙道:“前辈真是高人,晚辈正是习练过六阴神功,不过,时日尚浅,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笑道:“六阴神功乃天下绝学,当年六阴龙女杨大侠仗这神功威震当世,从未遇到敌手,我老婆子也曾有缘面领教益,深知这种武功,必须时刻不断苦修三年,方能将体内阴尽收归已用,你现在火候不足,便已经行走江湖,一不留神,易被强敌所乘,我现在传你一套剑法,正可补缺藏拙,用作防身之需。”

    张茜倩谢道:“前辈训示,字字金石,据家师常常提起,竟正是这样的呢!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笑道:“我这套剑法,名叫阴剑十二式,正是专为身具六阴鬼脉的人所创,当年杨大侠将这套剑法授我,嘱我转授有缘,不想今日正巧传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罗茜倩忽然心中一动,忙问:“那么,老前辈必跟我师祖她……”

    孤独女人不符她说完,抢著说道:“这个你不用问,将来见了你师父,她如问你此剑来历,你就说是个姓谢的老婆子送给你的,她自然知道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张茜倩不便再问,便道:“前辈既不愿以姓氏赐告,总可以告诉此剑名称,晚辈才敢拜受。”

    孤独女道:“此剑名叫赤阳短剑,虽然比不上干将莫邪那般神兵利器,却正是阴剑十二招最恰当的兵及,当年杨大侠炼制此剑,便是以纯阳烈火烧炼,从未沾水,故而名叫赤阳。”

    一张茜倩听了这些话,心里已暗猜这位孤独女人,必然跟自己师祖“六阴龙女”杨瑾春有些关系,只是她不肯直告,便也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孤独女人-张茜倩带到洞后密林中,独自传授“阴剑十二式”,尉迟非便也在洞前,传授罗天赐使用“梭罗神针”的手法。

    “阴剑十二式”虽然只有十二招,但每招又暗蓄四式变化,合起来,共有四十八招,而且,运剑出招,时时刻刻必须运动体内先天阴毒,方能发挥剑招威力,所以竟比普通剑法难上百倍。

    张茜倩已算得上聪慧的人了,但是,孤独女人传她“阴剑十二式”剑法,任她苦心钻研,到日落西山,仅才学会了第一招的三式变化。

    因此,罗天赐也不能急著离开,只好和张茜倩与孤独君尉迟非夫妇盘桓,暂时在万蝎谷住下!

    再说兰州城中。弧形剑客孔仪的私宅中,筵开数席,灯火如昼,大厅和廓檐上,密密麻麻坐满了三山五岳能人,各门各派高手。

    但是,这几乎将近百人的聚会,却沉静得没有一丝一毫吵闹的声音,每个人的脸上,都是那么肃穆,有些人甚至神情沮丧,默默坐著,席上虽然罗列著山珍海味,水陆异果,都很少有人去动一动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不愉快的集会,连主人孔仪在内,个个那么沉重,没有一点欢容。

    孔仪左手退,坐著「秦州一君”华苍元和败事老人夫妇,右没则坐著华苍元的爱女华倩倩和韩茜茜……华、韩二女愁眉深锁,不时掏出丝绢拭擦著泪水,败事老人夫妇目露异光,一言不发,华苍元则一直注视著爱女,偶尔发出一声轻叹,声音是那么忧郁和充满了哀伤。

    远远鼓楼上传来三更鼓响!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华苍元神色一震,举目望望孔仪,似有无限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孔仪低声说道:“看样子,他们今夜是不能赶到的了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默默地点点头,脸色越渐凝重。

    孔仪又道:“依兄弟看,倒是不必一定等候他们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州一君”华苍元长叹一声,缓缓从椅上站起身来,用两道锐利深远的目光,冷冷扫视了在座群雄一眼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方才的轻语,已有许多武林高人著在眼中,是以,华苍元才一起身,厅上立即鸦雀无声,静得如像无人一般。

    华苍元沉重的举起手中酒杯,勉强绽出一丝苦笑,朗声说道:“华某何德何能,今夜褥承各位高人移驾莅止,华某人感激无涯,借主人一杯水酒,权表一丝敬意和谢意,各位请干了这一杯。”

    么上群雄谁也没开口,全都默默站起来,一齐仰头饮干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华苍元热泪盈眶,缓缓又说道:“华某人承江湖武林抬爱,数十年来,总算在秦州苟安,混得三餐饱饭,平素自问一不敢拔扈称狠,二不敢轻慢武林中朋友,这份薄名,亦非幸致,但华某人既未敢开罪武林朋友,家居之处,却在半日之间,被一把火烧得片瓦无存,华家堡中数百人畜,竟未留下一个活口,华某已成丧家之犬,是以了打扰孔兄,借他府上,跟各位高人一叙…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已咽哽难以成声,悲愤之状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忽的一个宏亮的声音接口说道:“华老当家暂请节哀,咱们既然接春华老当家的绿林帖,赶到秦州来,就没有把生死二字放在心上,是谁人下手这般狠毒,华老当家的说出来,咱们务必要寻那厮,叫他还华老当家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见那人身躯雄伟,满脸浓髭,竟是“崆峒派”当今第一高手,“铁臂苍龙”余大兴。

    华百元感激的点点头,接著说道:“各位盛情,华某心感,但那仇家,却也是当今第一个魔头,华某人自忖不是他的对手,才致分发绿林帖,要求各位替华家堡主持公道……。”

    余大兴朗声道:“他是谁?连华老当家也这般说法?”

    华苍元缓缓说道:“他就是咱们武林公敌,心狠手辣的铁面乌爪。”

    “铁面乌爪”四个字一出口,余大兴脸色微微一变,竟默然坐下,其他群雄中突然引起窃窃私议。

    很显然的,大家一听“铁面乌爪”四字,都在心里有几分畏惧,谁也不肯再出头,以免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华苍元见此情形,更觉伤感,继续又道:“华某也深知那虎头恶名远著,少人匹敌,是以特地邀约了两位正道中顶尖高人,俾使主持其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著,征微一顿,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……他们本来应允今夜三更前可以赶到兰州,但可惜至今未见,想必今夜是赶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知才说到这里,突见大门外飞一般抢进一个人来,直奔到首席主人孔仪身边,躬身说道:“幡龙剑客杨老当家的和西湖六如居士现已赶到。”

    孔仪听了,大喜过望,紧跟著立起身来,急叫:“快请,快请,华兄,咱们去接一接……”

    群堆也一阵骚动,人人露出欣喜之色来。

    “铁臂苍龙”长长吐了一口气,低声向旁没二人说道:“能得他们二位赶来,再不惧他铁面乌爪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儿跟著主人和华苍元离席而起,尚未移步,早听馆外传来一阵宏亮的哈哈大笑,一个苍劲的声音说道:“不敢当贤主人亲接,咱们迟来一步,谢罪!谢罪!”

    声落时,厅前出现两人,其中一个身著大布长衫,银髯飘胸,腰宽身伟,一双灼灼有神的眸子,射出电也似两道锐光,令人一见便知是位身负绝学的武林健者,另一个却慈眉善目,穿一件簇新锦缎大袍,手里绰著折扇,约莫有六七十岁年纪,含笑缓步而入。

    布衣老人昂然直趋主席,那锦衣老人却不住地向座上群雄颔首招呼,好像与座中诸人,尽都熟稔相识。

    华苍元抢前一步,向走在前面的布衣老者拱手为礼,道:“杨兄真乃信人,兄弟还以为二位今夜不能赶到了呢!”

    “幡龙剑客”杨玉虎尚未回答,他身后锦衣老人早含笑说道:“华堡主相召,就是万里之外,也当依时赶到,咱们途中略有点欺搁,倒害堡主和各位久候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忙道:“刘兄远在西湖,华某本不敢惊扰,只因闻得大驾适在杨兄处,是以也一并吵扰,华某心实不安。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刘大庆朗声笑道:“华兄说那里话来,老朽平素无事,尚以结交天下英雄为志,今夜这等盛会,便是你不讲我,我也要自己找上门来的。”

    孔仪连忙令人又在主席上安放了两个坐位,邀客入座,连敬了三杯酒,那“幡龙剑客”杨玉虎和六如居士并不推辞,道了谢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时侯,群雄之间才算略为有些语声,不住的有人过来向杨玉虎和六如居土敬酒致意,交谈几句待一阵客套之后,杨玉虎首先问道:“华兄久在秦州安享清福,不知何事竟遍传绿林帖,广邀天下英雄,反在孔兄府上相聚呢?”

    华苍元见问,登时勾引起丧家之痛,泪水盈眶地答道:“杨兄动问,华某敢不尽言,不敢瞒二位说,华某如今已是无家可归的流浪之人,正要仰仗二位作主。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诧问道:“这是怎么说,华见讲道其详。”

    于是华苍元便把如何欲给爱女成婚,如何遭逢变故,戚戚翁丧命,罗天赐和张茜倩失踪,如何追寻离堡,半日之中,华家堡被铁面乌爪娆成废墟,堡中人畜,未留一个活口……等等经过,详详细细向杨玉虎、六如居土以及在座群雄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六如居士听了,脸色微微一变,说道:“果真有这种事?老朽在江南,也久闻武林中出了一个魔头,人称铁面乌爪,武功高强,手段狠毒,只当是江湖朋友传闻过甚其词,照华兄这样说来,那铁面乌爪当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了?”

    孔仪接口道:“岂止心狠手辣而已,那魔头广布党羽,胁众成势,实有尽除武林正道中人,永远称霸江湖的雄心,华家堡之事,不过其始,下一个遭殃的,不一定轮到在座各位谁的头上,孔某实未甘坐以待毙,才邀同华兄,遍传绿林帖,聚请诸位共谋对策。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点头道:“说得是,常言道,唇亡齿寒。连老朽听了华兄饱遭遇,也耽心此刻老朽在西湖的茅舍,不知已经遭了铁面乌爪的毒手没有?”

    群雄被他如此一说,人人生出笈笈可危的感兑,甚至“弧形剑客”孔仪,也不由目主回顾自己的家园一眼,直到确定一切仍是好好的,方才略为放了一点心。

    “幡龙剑客”杨玉虎一直保持著十分冷静,这时才慢慢说道:“铁面乌爪既然如此厉害,不知在座各位,谁曾跟那恶魔头照过面,知道他武功深浅的?”

    众人一时面面相觑,的确,在座之中,虽然人人知道“铁面乌爪”,而真正和“铁面乌爪”

    正式朝过相的,竟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华倩倩突然插口道:“我天赐哥哥曾经和铁面乌爪见过面,据说那魔头是以铁制面具蒙面,使人无法看出他的本来面目。”

    杨玉虎忙问:“天赐兄是谁?”

    华苍元连忙解释,罗天赐便是自己之婿,在成婚前夕,突然失踪。

    峨-三友和几位曾与罗天赐见过面的,都齐声称赞罗天赐武功高强,性情谦和,乃是目下少年一辈中,最杰出的英才。

    杨玉虎叹道:“如此说来,罹少侠吉少凶多,实在令人惋惜,但不知你们说的那位失踪的帐茜倩张姑娘又是谁?”

    阴婆婆冷冷答道:“她就是博远侯张云达的女儿,我老婆子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笑道:“原来是张兄令媛,老朽久闻张兄赛孟尝之名,唯恨无缘一会,不知他爱女失踪之事,己经通知他了没有?”

    华苍元道:“业已令人飞报去了,但尚未见他赶到。”

    杨玉虎沉吟说道:“这件事,进行起来殊觉困难,因为眼前无人知道那魔头的居止巢穴,空有一拚之心,却从何处著手呢?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忽然脸上笑容尽饮,慎重地说道:“那铁面乌爪既然武功卓绝,决非无名无姓之辈,说不定他此时也正在隐藏或化身在这大厅之上,混迹在筵席之间,诸位看有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群雄尽都机伶伶打个寒战,彼此互相张望,果觉十分有理,不知不觉,竟相互都起了猜疑,就像那铁面乌爪果然就在自己身旁。

    华苍元朗声说道:“华某虽不过武林末学,但今夜不妨当著众位之面,设一重誓,我华苍元有生之年,与那魔头不共戴天,誓与他决个生死存亡。”

    登时有几人离席而起,同声说道:“华堡主但请放心,我等纵然力薄艺浅,也与那魔头誓不两立,愿为堡主后盾。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慨然点头,道:“我们都是华堡主的朋友,自是义无反顾,愿与华堡主共进退,同生死,但当下最要紧的事,莫过于首先查出那铁面乌爪的巢穴所在,然后才能谈到报仇雪恨,这一点,诸位可有高见?”

    群雄被问得面面相觑,几乎无人说得出一条计较来。

    原来“铁面乌爪”掘起武林,一向行踪诡密,居无定所,连他的那徒儿“雄风”王梅也是来去飘忽,每每到出现之时,使人尚未查觉,何况要主动的去寻他们的居处?

    华苍元环亲厅上一周,见个个垂首无话,心头大感难过,便爽然说道:“此事由华某而起,自然由华某出面,依我愚见,从明日起,由华某在兰州空旷之处,搭建一座擂台,以百日为期,指名向铁面乌爪索战,较个雌雄,那魔头眼线党羽极多,除非他自甘龟缩,否则,必然会到兰州赴擂……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不待他说完,便摇头笑道:“华兄把那铁面乌爪看得太简单了,若用此法,刘某包他必不会出面上你的擂台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道:“刘兄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笑道:“铁面乌爪广罗羽党,残杀正道中人,其目的岂在图一时之快,他每次行动,都用铁制面具,便是不欲人认识他的本来面目,试想以他那种心怀叵测,奸滑狡诈之人,怎肯上你的擂台,在天下英雄面前,暴露自己的身份?何况,建擂台索战,惊世骇俗,这方法总非上策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听他说得有理,不禁也沉吟起来……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门外飞报:“金鹰镖局局主,魏掌柜的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弧形剑客”孔仪诧然问道:“此人虽居兰州,一向深居简出,不善交游,乃是畏事惧祸的人,咱们并没有请他,他怎会突然找来的?”

    败事老人大声说道:“且别管他来意如何,既来的都是好朋友,怎么不快请。”

    孔仪正要起身迎出去,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,那魏骥培已经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华苍元见他满脸红光,年纪已在五旬开外,却双眼神光湛湛,左右太阳穴坟起甚高,左边肩头上歇著一只像貌凶猛的碧眼金庀,一望而知是个身负内家功力的精干之人。

    于是,忙抱拳说道:“华某寄居孔兄府上,丧家之痛未复,魏掌柜的虽然近在咫尺,尚未能趋候相述………”

    那魏骥培摇手拦住他的客套,道:“华兄不须作客套之词,魏某人久仰华堡主乃西北道上侠名远播的高人,只恨无椽识荆,闻得今夜天下英雄共集兰州,共商对付铁面乌爪,魏其才连夜赶来,欲将一件事,公诸天下英雄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反倒一楞,暗想:自己遍传绿林帖时,并未提到铁面乌爪,甚至天下群雄已经到了兰州,还不知道华家堡被焚的事,这位局主倒是个消息灵通的人物。

    魏骥-不待华苍元开口,迳又接著问道:“各位要谋对付铁面乌爪,不知可曾查出那魔头在西北的巢穴所在?”

    华苍元惊道:“咱们正为此事为难,莫非魏局主………。”

    魏骥-慎重地向四周张望了一眼,低声说道:“在下对那魔头行踪,早已暗中留意多时,是以查到他们在兰州附近的一处巢穴,不揣冒昧,特来报与堡主和天下英雄。”

    华苍元闻言大喜,连忙就在六如居士身侧,替他加了一个位子,同时,又替他引见“幡龙剑客”杨玉虎等人。

    孔仪-杯笑道:“魏兄平素深居简出,忙著局中生意,以致孔某少有亲候,当面请罪。”

    魏骥培朗声笑道:“在下虽为糊口奔波,但近年暗中早对那铁面乌爪一党的举止留意,只恨力薄,不敢正面与那魔头冲突,但总算皇天有眼,该当那魔头霉运将至,才会有华堡主今夜邀集天下英雄,共议除此恶獠。”

    按著,又转向杨玉虎和六如居士道:“杨老前辈武林翘楚,居士更是善名遍天下,魏某人渴念已久,不想今夜才能得见尊颜!”

    杨玉虎笑道:“魏兄不辞辛劳,访得那人神共愤的魔头居处,正是我辈中难得的有心人,今夜我们正愁无法查出那厮下落,就请魏兄赐示一告,俾使早为定计,替武林除此祸根。”

    魏骥培道:“在下也正是这个意思,据我数次亲自暗查,妤容易才访出,那铁面乌爪党羽分布各地在兰州附近,有一处隐藏的所在………”

    华苍元迫不及待地间:“敢问那地方在什么所在?”

    魏骥培道:“那地方,就在本城西南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突然混身一震,脸色剧变,竟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六如居士大柚一拂,身形电也似的从椅上飞拔而起,厉声喝道:“好贼子,往那里走!”

    喝声未落,人已到了窗口。

    么上群雄顿时大乱,有些人跟著抢奔窗口,有些人拔出随身的兵刃,纷纷追出窗外。

    杨玉虎和华苍元,孔仪、败事老人等一齐腾身追出窗外,夜色中,都早已不见了六如居士的影子。

    华苍元心里暗暗叹服那六如居土的轻功迅捷,果真不同凡俗,试想厅中那许多武林高手,竟然谁也没有发觉窗外隐藏强敌,回想起来,甚感惶愧。

    杨玉虎一飘身上了屋顶,凝目向西方望了一眼,冷冷笑道:“那铁面乌爪的肚量真不小,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………”

    忽的一顿,回头惊问:“咦!魏兄呢?”

    华苍元连忙四颤,才发觉“金鹰铁翼”魏骥培并未跟来。

    杨玉虎叫声:“不好”!凌空一翻,闪电般跃退下屋,和华苍元等赶回大厅,向厅上一看,不由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原来这时“金鹰铁翼”魏骥培竟已僵硬地跌靠在椅背上,脸色铁青,业已断了气,而他那肩头上那只“碧眼金鹰”,却振翼在厅中飞旋不停,哇哇哀鸣不已。

    杨玉虎幌身上前,一把抓起魏骥培的左臂,撕开衣襟,后肩之上,赫然现出一处极细的黑色针孔。

    孔仪轻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铁面乌爪………好狠毒的手段………”

    杨玉虎神色凝重地重又替魏骥培的尸体掩上衣襟,无限愧恨地说道:“魏兄跟我们近在咫尺,那魔头竟然对他下了毒手,这件事传扬出去,咱们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中立足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群雄纷纷返回么上,顿时议论纷耘。

    有人说瞧见窗外有人影一闪,接著魏局主使中了毒针。

    又有人说追出厅外,远远望见一条人影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,必然就是-“铁面乌爪”了…正乱之间,窗上一声轻响,六如居士已飞身而入。

    杨王虎连忙问道:“追上了那厮没有?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摇摇头,慨然说道:“我自信轻身之术已经浸淫了数十年,谁知那贼魔竟比我还要快捷十倍!”

    华苍元道:“刘兄怎的发现那魔头的踪影?”

    六如居士举起右手衣袖,指著上面一处极小的针孔,叹道:“魏兄刚要说出那魔头落脚之处,我便发现窗外似有人影闪动,那知尚未来得及出声招呼魏兄留意,一缕劲风,已电射过来,我虽然拂袖发由内家功力,居然没有能够展开那枚细小的毒针,由此看来,那铁面乌爪的功力,委实不可轻侮。”

    连六如居士也如此说,群雄更是人人胆寒,有几个肚量小些的,已经悄悄溜出孔宅,连夜离开兰州,逃命去了。

    华苍元悲伤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可怜魏兄满腔热血而来,在刚要说出那魔头隐藏之处的时候,竟突遭毒手,唉!华某不祥之人,连累魏兄也白送了一条命………。”

    败事老人一直没有开口,回到厅上,也没有太过注意魏骥培死后情形,只用一双精目,瞬也不瞬地注视著那只哀鸣盘旋的“碧眼金鹰”。

    那只巨鹰不停地在大厅上飞旋,哀声高叫,状极悲伤。

    败事老人凝神注视了半晌,忽然若有所悟的默默点点头。

    华、韩二女就坐在败事老人身边,韩茜茜偶一回头,看见败事老人的怪样,忽也心中一动,也转头望望那只巨鹰。

    那鹰正是韩茜茜在“金鹰镖局”中逗弄过的一只,她还可以依稀认出它那锐利的尖嘴,和健壮的锐爪。

    败事老人忽然低声向韩茜茜说道:“乖女儿,你可瞧出什么端倪没有?”

    韩茜茜摇摇头,道:“没有,我只觉得这鹰儿好痴心,主人死了,竟伤心得不想离开呢!”

    败事老人以目示意,低声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当先便向侧门外踱去。

    这时,大厅上正七嘴八舌议论著“金属铁翼”魏骥培的惨死,并没人注意到败事老人独目离开。

    韩茜茜望了华倩倩一眼,也一声不响,漫步溜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败事老人走到厅外小园中一丛花树前停步,招招手儿,将韩茜茜叫到身边,低声说道:“乖女儿,干爹要去干件差事!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韩茜茜诧问道:“什么差事啊?”

    本书完,请看续集(剑底飞狐)

读书《金童倩女》请上经典小说网http://www.pmi2000.com,记得分享哦!!!


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